脑洞大手速低 | 爽了就写拒绝催坑 | 老梗爱好委员会会员 | 喻黄喻不拆

【喻黄】通好之谊(END)

·今天和好Rum聊天的时候忽然想到的……

·这其实不是我写的,看我纯洁的双眼,是上帝操纵了海豹之手。

·你们看完就失忆吧,也不要来打我。

·很乱来很没下限。



后来蓝雨拿到他们的第二个冠军,队长和王牌双双上了电竞之家的访谈,提起训练营不堪回首的往事,被问起后来关系变好的契机,喻文州望了黄少天一眼笑而不语,而蓝雨的王牌匆匆地卖起队友糗事来岔开话题。

到最后还是蓝雨队长好心解救向他投来求助眼神的访谈方,啜了口饮料笑着说:

“其实是有一天晚上少天忽然找我借东西。”

黄少天像发条崩断了一样一秒安静无声。

“他有洁癖,但是居然不小心把整杯奶茶打翻在床上,底下的垫子没洗过,刚洗的床单还没干。”

以为会挖到什么猛料的访谈方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很配合地笑出了声,附带一些“啊真是命运一般的契机呢黄少以后再喝到那种口味的奶茶会不会想起自己的年少时光呢”之类的过场客套话,就又开了个别的问题。

黄少天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借东西是真的,但是借的完全不是……喻文州说的那么回事儿。

 

那时候魏琛刚刚宣布退役,他跟喻文州之前的龃龉还没来得及从“勉强承认了他的实力”之后消失就又中间被横劈了这么一刀,他是魏琛带进训练营的,对蓝雨的这位老队长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怎么想都不可能愉快。

而那时候他们已经被方世镜安排了一个双人间,每天的练习课都是一起开的小灶,同进同出同寝同食,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蓝雨秘藏的双核是未来的希望,所有人的期待都在他们两个身上,在这里的人是——离开的人当然也是。

黄少天当然知道这些,他觉得喻文州也知道,所以两个人在外人面前都一副努力沟通共同进步相视一笑心有灵犀的模样,但是回了屋子里关上门,基本上就是相敬如冰谁也不爱搭理谁。那时候的喻文州还没修炼成现在这一副老神在在的成精样,而黄少天也还是训练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狮子,一个沉默寡言,另一个看这沉默寡言的不顺眼在宿舍里恨不得鼻孔朝天地走路,一天两天下来就凝聚成了一种十分……诡异的气氛。

他们打起配合来确实越来越出色,但是关系并没有变得越来越融洽。

可能是黄少天开始的时候生气后来看着喻文州那个样子又拉不下脸去道歉强撑着面子,也有可能是喻文州一开始生气后来看黄少天完全没有要悔改……好吧、用缓和可能更合适的样子所以持续生气着,反正不管怎么样,十几岁的少年心思也如海底针,难猜,难猜。

而缓和的契机尴尬得谁都没有想到——又或者他们都期待着这个契机,只是它来临的姿势如果能不那么脸着地就更好了。

那天喻文州比黄少天回来的晚,一回来就听见洗手间里哗哗的水声,黄小爷看着大大咧咧其实有点洁癖,今天临近傍晚的时候预告了暴雨,天气闷热得要命,估计他又一回来就去冲凉。喻文州自己不怎么爱出汗,并不在意这个,随便点开个视频看等着黄少天洗完接班。

只是他随意往阳台上看了一眼,然后又微微地蹙起眉。

观察向来细腻入微的少年本能地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不过很快这就被索克萨尔未来的操纵者归罪于天气太热而最近的训练又有点累,然后转眸就投入了那个前两天刚出的战队分析点评合集里。

洗手间里的水停了,黄少天出来了。

喻文州目不斜视——住了这么久他也知道黄少天的某些习惯,这种时候虽然他会裹着个浴巾,但也确实应该目不斜视,只是……

他听见黄少天拉开了阳台的推拉门去晾换洗衣物,然后就没再听见门关上的声音。

外面的天似乎更暗了,远远地传来轰隆的暗雷。

开放式阳台,他想黄少天是不是在外面站得太久了,刚洗完澡如果感冒影响训练状态其实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喻姓少年继续维持目不斜视的姿势平静地开口:“黄少天?”

三秒钟的时间没有回应。

于是喻姓少年也顾不得什么目不斜视了,他转过头去,看见黄少天正握着一团湿淋淋的(这种时候既然已经正视对方了所以看见那种东西就得斜视了)的东西,站在阳台上呆若木鸡。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刚才那种细微的违和感从何而来。

黄少天向来习惯在晾刚洗好的贴身衣物时取下之前干净的贴身衣物,但是刚才他匆匆一眼,阳台上的夹子是空的。

“喻文州。”黄少天回应他的声音机械又紧绷,喻文州想象了一下,也是,如果自己发现这种事也会天崩地裂——不过他向来习惯准备不止一份的备用品,所以这种事根本不会在他身上发生。

“你看见……“

“我没看见。”既然确定他没什么事喻姓少年就又(尴尬地)把头转回了视频的方向——当然视频已经没有再播放了,但是他总不能盯着黄少天看:“我进来的时候阳台就没东西了。”

“下午起了风。”他平静地说了一个事实,然后又接了一个:“有几个夹子有点松了,你昨天晾衣服的时候没发现吗。”

轰隆一声响雷,豆大的雨点几乎毫无准备地就落了下来。

黄少天握着那团湿淋淋逃难一样地窜进屋里关上门,然后房间又陷入了沉寂。

喻文州体贴地点开视频。

“日前蓝雨的发言人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们并未对接下来的打算做出过多说明,只是希望粉丝抱持信心,蓝雨仍是蓝雨,他们会有新的核心,新的战术,在未来都将一一为大家……”

他本意是想缓解一下尴尬,但是音箱里放出来的声音似乎让这间房间显得更尴尬了。

新的核心(之一)、蓝雨下个赛季的希望正站在他背后。

而他一点也不想回头,一点也不想。

 

如果能穿越回四十分钟之前,黄少天会选择……不他别无选择,今天出了这么多汗,不洗澡真的会死人的。

还是穿越回昨天吧,他会挑一个很紧的夹子,真的。

又或者穿越回之前母亲帮他收拾行李的时候,这次他绝对不会为了省地方就仗着夏天干得快只带两条内裤。

自从魏琛走后他一直在为蓝雨忧心,但是在这个瞬间他觉得可能蓝雨接下来要走的路可能没有他接下来要走的路艰难。

——直接就这么睡觉吧。

现在才七点钟,晚上还没开始,他今天还有自己的练习计划,而且床单也该换了。

心里住着个洁癖小人的黄少天瑟瑟发抖,觉得自己完全不能接受这个。

——或者就这么随便套条别的裤子过一晚上。

蓝雨训练营的制式短裤料子一般,磨着有点痛,而且那是外穿的衣服……

黄少天心里的洁癖小人摸出了一根绳,开始寻找合适的房梁。

——就穿湿的。

黄少天心里的洁癖小人扔掉了绳子,干脆摸出了一把刀。

这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黄少天心里的洁癖小人手上的刀咔吧一声变没了,开始网络流行的猫式鼓掌,并且一脚踹飞了后知后觉赶来的尊严小人。

黄少天觉得这可能是他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艰难的一个决定。

喻文州没有再看视频了,但是也没有再回过头。

他知道喻文州有——他还嘲笑过喻文州婆婆妈妈男孩子居然带那么多换洗衣物。

“喻文州。”他语气生硬地开口,听见喻文州同样僵硬地应了一声。

忽然间他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原来这位未来的同伴也不是一直都那么让人看了来气的了死鱼脸——也有反应的啊。

“你……我……”他选了一下措辞:“我……你……”

“你是想我给你拿还是自己拿。”但是喻文州居然听懂了,语气僵硬地回答得飞快。

“那个你来就好了,你来就好了。”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勇气去打开别人衣柜里存放这种东西的抽屉的,而且他现在得完全把自己从这个世界剥离才有勇气跟喻文州继续这种很诡异的对话,和同伴借内裤这种事情已经很诡异了,和之前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的同伴借……黄姓少年泪流满面。

喻文州僵硬地站起身来,维持目不斜视的姿势从他身边走过打开衣柜。

一条(此处可省略)被放在了黄少天床上,喻文州又目不斜视地坐了回去。

“新的,备品,没穿过。”

然后他又补了一句。

“不用还了。”

后来黄少天想,这一次他可能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被喻文州噎得什么话都不想说。

这个人有没有常识的啊谁他妈要还你穿过的内裤啊你以为这和袜子一样吗!

 

总之在他又做了三分钟心理建设之后,他的人生危机终于度过了。

他穿着他室友的内裤手脚僵硬地走向洗手间,刚洗好的衣服只能晾在这里了,外面的暴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

内裤都是一样的,但是借来的真的很奇怪啊!

出来的时候已经穿了T恤短裤的黄少天望着喻文州的背影,还是感到有些别扭。

为了缓解这种别扭他问:“你在看什么视频?”

“战队访谈。”喻文州终于不目不斜视了,看了黄少天一眼又飞快地转回眼神去,黄少天眼睛好,看见他耳朵后面白皙的皮肤泛起了薄薄的红。

“你要看吗。”

“好。”黄少天飞快地说,其实他自己也有点耳根子发热。

然后他又说:“我买了双皮奶在冰箱里放着,你要吃吗。”

“好。”喻文州回答他。

视频又重新开始播放了,坐在视频前、距离拉得开开的(其实也没有多开)的两个少年一人抱着一盒双皮奶。

“蓝雨也是联盟老牌的豪门战队,虽然这个赛季的成绩可能不尽如人意,但是我们完全有理由、也愿意相信他们的未来,相信日后在联盟的舞台上,蓝雨会带给我们更多新的惊喜,那么接下来让我们再回顾一下蓝雨的历场比赛中,一些精彩片段……”

“我们会更好的。”黄少天嘴里塞着双皮奶说。

“嗯。”喻文州点头,然后忽然又问:“你为什么买了两份双皮奶?”

你他妈不能不问吗,很尴尬好吗。

黄少天在心里刷垃圾话十万字。

“还有我明天的早餐。”他语气生硬地说:“为什么我看见冰箱里有两个热狗面包?”

“一个今天的夜宵,一份明天的早餐。”喻文州一脸冷漠地回答。

——放屁啊,每天的早餐都是我们两个一起去食堂现吃热的顺便给队长展现一下搭档爱让他放心的好吗。

喻姓少年和黄姓少年同时在心里嫌弃了对方十五秒。

 

 

+END+


评论(75)
热度(1522)
© 海月虚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