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手速低 | 爽了就写拒绝催坑 | 老梗爱好委员会会员 | 喻黄喻不拆

【喻黄】特殊的日子应该做哪些事(END)

·最近状态还是很差,但是感觉还是应该写一写……不努力状态是不会变好的!

·不要看标题这样子,其实是个很平铺直叙的普通故事。

·之前生贺的留言全部看掉了请让我慢慢回复……!我本质是个很丧很敏感很阴仄的人,所以写的东西能治愈到哪怕一个人的话,也算有价值了w说到底其实是我一直在被我西皮和我西皮的姑娘们治愈啦。

·另外感谢 @夜雨听岚 姑娘帮我补档QAQ!辛苦了~

·我西皮七夕快乐,你们是最好的!


黄少天拎着一袋葡萄敲响喻文州的家门时正好是下午三点钟。

门的那一边没有回应,他站了一会儿,又敲了两下

【喻黄】拾光彩-外篇:一千零一颗星星(END)

·番外!


忽然间出现在喻文州在雏菊旅店的房间里时黄少天还因为这个突然的空间魔法觉得有点天旋地转,脚落在实地上的时候差点没站稳,然后就被人压住肩膀吻了上来。


上♂来


他们抱在一起喘息了好久才勉强定神。黄少天看了丢了满地的衣服和一片狼藉的床铺,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们是在旅店、以及木制建筑的雏菊旅店隔音不算太好这个事实。在他开口抱怨之前喻文州和他保证,自己在理智岌岌可危的时候,最后一件事就是在这个房间里布下了魔法结界。

“毕竟我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他说,“就这么抱着你睡一辈子也行。”

“谁要和你睡一辈子。”黄少天笑他,更加亲密地把身体嵌进他的臂弯里去,“我还想好...

【喻黄】拾光彩-24:“再遇见你一次。”(END)

·还有个番外


但是上古意志的服务意识并不十分周到。

比如黄少天这一次是被雏菊旅店的胖大婶的尖叫声惊醒的,不过这个很难说什么,毕竟谁也不能指责一位在该做午饭的时间进了厨房,然后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人吓到的可怜妇人。

“你说你回来就回来,正门进来不就完了吗干嘛要来厨房?是不是又想偷吃?”

这位大婶的气势依旧一如往常,黄少天缩了缩脖子讪笑着说没有没有,却忍不住地有点眼眶发热,

陈旧却干净的红砖灶台、堆了满筐的新鲜蘑菇、甜美的雏菊旅店特制奶油的香气……他从厨房的窗子看出去,对面的小房子也还是蓝顶白墙的那一间,他记得他和喻文州曾经替忽然扭了脚的邮递员给那...

【喻黄】拾光彩-23:往复回忆

后来他每天晚上都会看那本书。

开始的时候还会觉得难过,到后来的时候,竟然渐渐生出了甜蜜的幸福。

新来的助理对他说,老师您最近的照片又变了。

他饶有兴致地抬头:“哪里变了?”

小姑娘有些为难地蹙起眉,他笑着说没事你随便说我随便听,她才思索着开口:

“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您的取景比以往更空旷——这样应该能更直观深刻地体现天地之间,那种荒凉无人的感觉,用我们的话说,大概是更加寂寞了?”

“还有呢?”黄少天饶有兴致地挑起眉。

“但是很奇怪,明明照片是这样拍的,但是看照片的时候却觉得,比以往还要温柔。”

“如果说,从前您的照片会说话,那么现在您的照片,简直像是在写情诗。”

黄少天忍不...

【喻黄】拾光彩-22:被改写的故事

而空白的《蓝雨纪年》上再度出现文字,是在黄少天回到现实世界的第五年的夏天。

那时候他已经换了原本的工作,成为了业内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影评家们说他拍出来的照片总像是会说话,而他第一次获得国际奖的作品,就是在国外的某个山谷里,拍摄到的倒映着星空的湖泊。

他为那张照片取名为眼眸,引来不少人猜测意义,但是就只有摄影师自己知道,不过是他在路过那片风景的时候,想起了某个星空晴朗的夜晚,和某个对他言语温柔的人。

他拍了很多很多照片,试图让它们与他记忆中某一部分的荣耀大陆贴合,只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魔法也没有龙,山谷、湖泊、城堡与村庄倒是被他找到许多——这些照片都在他的个展中展出,按照四季依序排列,影展走到...

【喻黄】拾光彩-21:终将醒来的梦境

黄少天是被闹钟惊醒的,一边揉着额角,一边嘟嘟囔囔地去关闹钟。

“昨天还是睡太晚了……”

伸出去的手忽然之间停在半空。

“睡太晚了……?”

因为什么睡太晚来着?

看了一本小说,然后……呢?

然后他就在梦里去了那个小说里的世界,认识了那本小说的主人公,和他一起走遍了整片大陆。他们曾经见过沉睡的龙,曾经见过世界的源泉,他用自己知道的那些故事帮助那个世界解决了即将到来的灾变也拯救了主人公的命运,多么完美的英雄主义故事啊。

听起来这么简单又平静,甚至没有办法说,这个梦有些与众不同。

就好像只是个普通的、每个人都可以做的梦。

梦里可以长出翅膀,可以从摩天大楼上一跃而下毫发无伤,可以独身奋...

【喻黄】拾光彩-20:满月之夜

而天色渐渐暗下去了,薄薄的月光落了下来。

山里的夜晚全无人迹,却有许多的风声簌簌与虫鸣。

黄少天坐在祭台上,抱着膝盖看站在底下不远处准备着什么的喻文州。那个人始终没有转过身来,所以他也很肆无忌惮地放任自己的眼神,看月光落在他身上,他的头发和袍子都泛起一层薄薄的光,朦胧又温柔。

他和他刚开始遇见的那个魔法师已经不太一样了,却又还是喻文州。

看着看着,他抬起头去看天色,今天晚上的月亮很亮,不过倒是没什么星星。

“你需要一个正式的、友好的道别吗?”喻文州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响起来,他被吓了一跳,才发现术士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正附身下来看着他。

太近了,在这样安静的、即将分别的夜晚...

【喻黄】拾光彩-19:一般无二的清晨

满月之日。

那天早晨黄少天第一次有种不想起床的感觉,再往后的时间,就要用小时、分钟或者秒钟来计算了。

喻文州来敲门叫他,说他们最好下午就过去祭台那里,他还需要做一些加固魔法阵的准备,防止他在通道中迷失方向。

什么啊。黄少天随便应了一声,翻了个身想。

他就这么想把我送回去啊,他自己都不会难过吗。

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么想就是无理取闹,喻文州这几天偶尔的失神他都看在眼里——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就算留在这里他也得不到他想要的,所以不如还是回去吧。

这样起码有一个人的生活可以恢复正常——他发现自己甚至有点自虐地迫不及待起来,想回去再把那本书看一遍。

现在那是只属于他自己一个人的曾经了。...

【喻黄】拾光彩-18:空间、时间与注定的相逢

转天醒来的时候,喻文州什么也没有问,黄少天就也什么都没说。

只是突然觉得相处的时间变得珍贵起来。

黄少天稍微有点放肆地和喻文州说,我和你说了吧书里的结局,你可一定要成为最厉害的术士啊。

喻文州笑了笑说好。

然后又说,少天,再给我讲讲你的世界吧。


黄少天其实不知道该给他讲什么,但是话起了头,光想到是在和这个人聊天——而且以后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就停不下来。他给喻文州讲宇宙飞船和空间站,讲电子计算机和网络,讲绵延几百年几千里的城墙,讲埋藏在地下的无数宝藏。

喻文州听得津津有味,本质上还是那个对任何知识都抱有极大兴趣的人。

然后他说,那你看的那本书呢?

黄少天说,那样的...

【喻黄】拾光彩-17:光临之处与梦回之所

也许喻文州的言灵魔法真的有作用。

在夏天过去之前,他们终于在一个古老村落的遗址,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祭台。

住在这里的人都已经老了,相传他们是上古之时侍奉神殿的祭司血脉,喻文州向他们描述那个祭坛的时候他们几乎立刻说出了这就是村里的古祭台,那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一眼,彼此心里都泛出不同的情愫来。

他们被引着往祭台的方向走去,一路蔓草幽深,而天边的夕阳蜿蜒,狭窄的小径像是被烧出来的。引路的老村长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喻文州,然后是黄少天,这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像是要进行一场特别神圣的什么冒险。

“就是这里了。”终于老村长在一处地方站定,那里已经遍历风烟,岁月凋朽,当年繁复的花纹与精美的石供...

1 2 3 4 5
© 海月虚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