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手速低 | 爽了就写拒绝催坑 | 老梗爱好委员会会员 | 喻黄喻不拆

【喻黄】你身边的海与森林(END)

·我居然写完啦……

·前面的删掉了整体合起来重发一遍,留言都有看谢谢姑娘们喜欢!

·应该还有个喻总side



闲暇最难得。

黄少天昏天黑地地忙了两个多月,终于把手上的项目推出去的时候感觉自己从手指尖到脑神经都要僵掉了。

这个项目忙了一年多,到现在终于只剩下等着庆功还没干——他可不愿意凑这个热闹,拾掇拾掇,攒了攒去年今年的年假再加上调休,痛痛快快地请出了整整两个月的假期。照理说这么长时间都够人环游半个世界再回来的了,但是他这一年简直要忙疯,恨不得找个清静的地方呆着,好在现在是旅游淡季,就算是知名景点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他翻遍各大旅游网站驴友攻略,挑了个不算热门、但是又没冷门到基础设施都没有的地方出行,也不太想转什么玩什么,就是想看看海看看天,整个人放松下状态安静段时间。

——因此住宿格外重要。

他找了两天,终于敲定了海边的一家观景客栈,客栈的名字挺文艺叫蓝雨,看照片房间布置也不错,圆木的墙壁,地板是沙白色,总觉得赤脚走上去都能踩出脚印来一样。他最中意落地观景的一间大床房,拉着帘子的时候看不出什么来,亚麻的窗帘一滑开,扑面而来的就是开阔旷朗的一片海面,感觉就是拖个抱枕拿个pad,也能在这片落地窗前坐上一整天,听听海风看看海鸥,海浪是最好的音乐。

他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当下按着网站上的联系方式把电话拨了过去,有了心里想要的东西,平日里听起来不紧不慢的接通嘟嘟声似乎也被拉长了好一段,不知道五声还是六声之后电话终于被接起来,对面是温和好听的男声,音色里似乎带着笑一样:

“您好,这里是蓝雨客栈。”

“啊那个我要订房,你们这里那间叫夜雨的海景房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我想预约一下,从这个月的十五号开始,到下下个月的十号结束。时间会不会有点长?这样的话能不能算短租啊?”黄少天肩膀夹着电话,一手拖着鼠标滚轮一手打着一指禅,嘴里倒是也没闲着:“我现在是应该预付多少定金?还是付全款?网上付可以吗还是必须到店付?”

他连珠炮啪啪啪一串串地往外冒,电话那边的人似乎也愣了一下:

“那个,先生,请问您的姓名?”

“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身份证号要吗?”

“不,应该先不用……麻烦您稍等。”

对面传来翻动纸张的沙沙声,又过了得有半分钟,人声才重新响起。

“抱歉,让您久等……您是想要定这个月的十五号,到下下个月的十号是吗?一共六十四天?”

“我也没数多少天,你说多少就多少吧。”黄少天满不在意地眨眨眼:“一天房费是二百三十八块?乘以六十四是吗?”

“不。”对方阻止他想继续算下去的言语:“这里其实不会有太多可以旅游的地方,如果是为了玩的话,其实最多十天就可以走遍了。”

“不是玩不是玩,就是散心,找个地方坐着发呆也行干什么都行。这地方我也想去挺久了,你们家客栈我也喜欢——哎呀就反正你不用担心!我是想好了才跟你打电话的也不会拖欠你房费?那我现在付了?”

“您稍等。”对面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就又过了半分钟:“六十四天,海景房的房费是二百三十八……既然您想要逗留那么长时间的话,应该便宜一点,每日按两百块算,收您六十天的房费,一共是一万两千块,请问这样可以吗?”

“不行这样太不好意思了吧,”黄少天赶紧拒绝,倒也不是矫情或者别的什么,他就是觉得自己不缺钱,地方又实在合适,就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占人家的便宜:“这样吧我房费按照原来的给你,你每天包我早饭和晚饭怎么样?我不太清楚你们那边有什么好吃的……”

“这个没问题。”对面说:“我在这边都是自己开火,也可以介绍几家不错的店给您——那么一万两千块,就这么说定了,定金预付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离店时支付,您在付款页面内填好信息即可,我会为您保留房间。”

“离店,不是到店吗?我说你们家也心也真大,优惠豪迈就算了,不怕我住着住着跑了啊?”黄少天盯到了喜欢的房间,又感觉对方好像性格不错,干脆心情很好地跟他胡侃起来:“我说你这么做生意是不是不行啊,要亏本的。”

“没事,跑不掉的。”对面笑着说:“现在是淡季,整间蓝雨只有您一个客人。”

“那么就先这样,如果有什么变更的话麻烦您联系我。”电话里似乎传来什么别的响动,于是客栈老板这么说着:“那么到时候见,祝您有个愉快的假期。”

“啊好,到时候见呗。”黄少天一面说着一面填了身份证号联系人姓名手机号,按键一点完成了付款,电话也在此时挂断。

——只有一个人的客栈啊。

他看着天花板这么想着。

似乎会是个不错的悠闲假期。

满足地脑内了一会儿愉快的假期生活之后黄少天开始继续搜当地攻略,虽然说是打算去休闲,但是也不能真一天到晚都在旅馆里窝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手机嗡嗡震动起来,他条件反射地吓了一跳,以为又是项目上要有什么变更,等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才想起来这段时间的忙碌已经彻底结束了。

——蓝雨,喻文州,这是手机号码,有事随时联系即可。

信息内容很简短,看着好像又能听见刚才那个带笑的声音。

黄少天心想这服务还挺周到,顺手存了手机号码又发了个已存多谢过去。对面回过来一个^_^的表情符号。

就这么结束了。

 

黄少天本来以为自己没什么机会在到蓝雨之前用到那个号码

不过旅途总是有很多意外发生,不管是惊喜还是惊吓。

他背着旅行背包下了公交车,一边怨愤地碎碎念着一边摸出手机给客栈拨电话,这次喻文州接的比上次快了点:“黄先生,怎么了?”

“那个……我在梧桐大道站这里,能不能麻烦您来接一下我?”黄少天实在有点难以启齿,毕竟这怎么都不能算是光彩的事:“我刚在公交车上不小心睡着,结果随身的钱夹好像被偷了。”

对面又沉默了一下。

“我很快就过去,麻烦您在站牌那里等我,不要走开。”

 

黄少天在站牌底下站了半个小时,心里把那个挨千刀的贼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他环顾这个因为海景旅游而发展起来的小城,虽然离真正的海景区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这里的空气都带着海洋的咸腥味道,鲜猛地灌进肺腔,简直像给里面洗了个澡。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过头去,微笑的白衬衫青年正站在他背后。

“黄少天先生吗?我是喻文州。”

 

喻文州先带他去警察局报了个案,两个人一直从中午折腾到傍晚才回到蓝雨客栈,他们走过海边曲折回弯的小径,耳旁的声响分不清是风吹过大片大片的树叶还是海浪。一路昏黄的小灯照着他们的脚步,喻文州在一间旅馆门口停下,掏出钥匙开门。

“哎我说?”黄少天这才发现喻文州是锁了门出来接他的:“你客栈里没有别的人?”

“没有。”喻文州挂好锁又收好钥匙,侧身先让他进去:“忙的时候会有几个来帮忙的,现在的话就我一个。”

“我去罪过罪过,我是以为你们店里肯定有别人在看才找你——不然这样吧我再多给你两天的房钱算是抵你今天关店这半天?”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摸钱包,喻文州忍不住笑出来:“你现在有钱?”

“对哦。”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刚遭了小偷:“没事一会儿你电脑借我用下,我网银转给你。正好能不能再借你的银行卡用一下,我转点钱进去不然我这几天连享受美食的钱都没了!”

“没事,这边地方不大,警察的效率又还不错。”喻文州摇了摇头,啪嗒一声按开门廊的灯:“你报案及时,估计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星期东西就能找回来。”

“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处。”黄少天说:“在我那边东西丢了就是丢了,人混入茫茫人海一瞬就不见。”

听着他话的客栈老板耸了耸肩:“你先坐下吧,我去弄点东西吃,也跑了小半天——有忌口吗?”

“没有没有没有。”黄少天连忙摇头:“对了你电脑借我用用?”

“钱的事先不用担心,可以先借给你。”喻文州说:“毕竟你再打钱过来,等东西找到身上的现金会不会带的有点太多了,更容易遭贼。”

“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诚心做生意啊,要不是我确定我第一次认识你,你这又减免房费又关店接人现在还肯借款的,我都要怀疑你暗恋我了。”黄少天嘟嘟囔囔:“喻老板你这不是接待客人的路子,是交朋友的路子啊。”

“那就交个朋友。”喻文州笑了笑:“反正这里现在也没有别人,你过来正好还省得我一个人寂寞。”

“不然每天就是看看书上上网出去走走,虽然生活清静,但是呆久了好像也觉得有点闷。”

“对了,这个给你。”他走到墙边的贝壳挂板上,取下来一串钥匙递给黄少天,指了指旅店会客区对面那条有椰壳门的过道:“尽头那间就是夜雨,你可以先把东西放过去,冲个澡什么的出来吃饭。”

“对了,刚才警察开给你的临时身份证明得再给我一下,登记还是要做的。”

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来那张纸递给他,喻文州拿了走到客台那边去登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客栈很安静,啪嗒啪嗒的敲击键盘声都显得格外清脆而锐利。没过多久喻文州又走回来把东西递还给他:“好了。”

“那我先去放东西。”黄少天提起行李:“你也别急,我收拾下就出来帮你做饭!”

“看看你厨房里有什么我做个拿手菜来,我和你说,我做饭还挺好吃的,我家里人跟同事都夸。”

“行啊,那我期待一下。”喻文州又眯起眼来笑了:“你先快去收拾。”

 

所以说人与人的关系真是奇妙。

黄少天在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放到应该放的地方的时候这么想着。

有的人你和他朝夕相处,却依然相看生厌,但又有的人明明初次见面,却又熟悉得好像已经认识了一百年。

喻文州这个人便是后者中的翘楚,他自己看人的眼光一向准自己知道。

原本以为只是一趟放松心情的旅程。

如果能额外获得个好朋友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虽然说没有什么在旅途中的偶遇才是最珍贵的缘分这种小清新情结,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觉得这种相遇实在出人意表又令人心生喜悦。由于打算长住,所以他带来的东西除了些随身必用的之外并不算多,连多几套的替换衣物都打算去外面现买。没用多久黄少天就把行李收拾摆放利索,这才转向被亚麻布窗帘牢牢遮盖住的落地窗。

简直像是期待着拆生日礼物的小孩子。

他走过去深吸一口气,用力扯开窗帘。

明月下的大海几乎是在一瞬间扑面而来,就算隔着一层玻璃,他似乎依然能听到那些荒凉的躁动,泛着白沫的浪花拍打沙滩,唰,唰,唰。

工作的憋抑和被偷走钱包的烦闷似乎在这一瞬间就都平复下来了,他半推开窗子,冰凉的海风调皮地溜进来扑上他的脸,打了个旋儿就融进屋子里了。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好像想要追,终于注意到这房间在他来之前似乎刚刚被收拾过,到处都一尘不染,电视桌上的小花瓶里甚至还插着新鲜的白鹤芋。

——估计又是喻文州。

他又站了会儿才关上窗子,打算履行诺言去给初次见面的旅店老板做上一堆好菜。

 

喻文州自己开火,厨房里的食材一应俱全,黄少天自己本身也算爱吃又爱做,看到这一堆东西忍不住大显身手,甚至将主人都赶出厨房去摆桌子。喻文州摇了摇头一个人出去,没多久又凑过来:“青梅酒还是桂花酒?”

黄少天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他就笑:“都是自己酿的,接待朋友。”

“要口感软一点的!”他一边掂着锅铲一边高兴起来:“这样多喝两杯睡个好觉!”

“好。”喻文州点了点头:“那就桂花。”

 

等到他端着菜盘出来的时候,会客区的小餐桌已经支开,上面铺了深蓝色的桌布,白瓷的小酒瓶和两个烧蓝梅花的小酒杯端端正正地摆在哪里,似乎就等着他手中热香四溢的爆炒虾仁上桌。喻文州正在那边的小柜子里翻着什么,他来来回回端了两趟,直到最后一盆莲藕玉米汤上桌的时候对方才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去年的一个客人寄来的。也是他们家自己做的东西。”喻文州把一小纸袋的盐青豆叮叮当当地倒进白瓷的平碗里:“配酒估计不错。”

“还有客人寄东西,你真的客人缘好啊?”黄少天打趣他:“心诚则灵嘛。”

“也看人吧。”喻文州想想:“不一定。”

他们两个人各自落座,按照惯例先倒下两杯酒来。

金黄的酒液在杯子里波波荡荡,被季节发酵过的、桂花甜蜜而醇厚的香气。

“敬初次见面?”黄少天笑着晃了晃杯子。

“敬初次见面。”喻文州也举起手中的酒杯来,然后就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笑了:“祝失物完璧。”

“警察叔叔万岁。”黄少天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那天晚上他们一直谈到很晚,天南地北什么都聊。黄少天自己本身是走过很多地方的,而喻文州见过很多人,真的讲起来,简直有说不完的话。他们说起无处不在的人群说起荒凉的大海,说起熟悉的小吃喜欢的口味,甚至说起小时候发生过的、如果不和人提可能连自己都会忘了的某些事……黄少天从来没想过,哪一天他能和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一直聊到大半夜,喻文州这个人简直像是能戳进他心里一样,他看得出来,那些相近的阐释同一的见解,并非是应对的客套或者是简单的应酬,而是对方心里真的这么想——不过其实也有不一样的,他笑着敲了敲白瓷小盘的边沿:“这个我就不喜欢,吃起来黏黏的。”

“我还可以,煮汤清炒都好。”喻文州笑着说:“这样吧我明天晚上换个做法给你尝尝?”

“喻老板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小店推荐吗不要接待旅客那款的要你们本地人吃的。”黄少天一秒说:“我觉得我明天应该去尝尝本土风味。”

喻文州乐不可支,忽然间指了指桌子旁边的小钟:“十二点半了。”

“哎呦我靠说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也该休息了?”黄少天也有点吃惊,站起身来帮人收拾桌面,嘴里还在絮絮叨叨着什么,他动作快,没多久就把整个台面收拾干净,倒是喻文州还在不紧不慢的扫地,见他甩着手上的水珠从厨房里走出来,抬头问道:“明天需要定时叫你起床吗?”

“千万别了。”黄少天抓了抓头发:“难得没有闹钟,我想睡到自然醒。”

 

第二天他是被海浪的声音吵醒的,窗帘拉着,阳光透过亚麻布的帘子,屋子里一片午后梦回的温柔。他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从头到脚都感受到了极致忙碌之后的放松所带来的甜美疲惫,又抱着被子滚了三圈,黄少天才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虽然说是要睡到自然醒,但是生物钟也还没有辜负他,现在还不到上午十点。

既然已经醒了那也不用继续睡了,他躺了一会儿,一咕噜坐起来,盯着面前圆木的墙壁发了会儿呆,忽然赤着脚跳下床去扯开窗帘,阳光明媚的海面比起昨晚的静谧荒凉来更加令人心旌动摇,他站了一会儿,忽然远远地看见沙滩上有人。

是喻文州。

对方正在往这边走过来,他隔着落地窗对人挥了挥手,喻文州看见了,也扬手示意过来。

等到他收拾干净出了屋的时候喻文州也刚好从外面回来,手里拎着个小罐子放在客台上,回头看见他露出笑容来:“起的比我想象中的早。”

“生物钟害死人啊。”黄少天耸耸肩:“反正醒都醒了,就干脆早点出去转转。”

“左边的观海区因为是淡季所以不开放,你要是想玩的话往右边走。”喻文州说:“中午的话你看看你在哪里附近再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什么好吃。”

“啊……”黄少天应了一声,然后就看见喻文州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信封给他:“大概够用,反正不会让你回不来。”

经过昨天的交流之后黄少天大概也明白这个人的脾性,推了是没用的,而他现在反正也需要,不如就干脆大大方方。他接过来放进口袋里:“那我出去了?对了你先推荐我个早餐店?”

“这个时间哪还有早餐。”喻文州摇了摇头,打开旁边的保鲜柜拿了两个三明治给他:“给。”

黄少天又一次表达了他对对方服务态度的震撼,然后等他说完就看见喻文州眉目一弯。

“两个三十块,已经帮你记账了。”

他哇哇叫着抗议对方不厚道。

 

这里的警察果然如喻文州所说一般效率不错,三天之后黄少天就收到了请他去警察局领回东西的通知。喻文州陪他一起去的,拿回来钱包的时候黄少天简直觉得热泪盈眶。

“要是全国警察都有这么效率,那简直天下太平。”

蓝雨客栈老板笑笑不说话,回到店里推给他账单。

黄少天一边叫着黑心老板我得告诉别人千万别被你这一副好人样给骗了一边喜不自胜地把剩下的房费结清。喻文州趴在柜台里看他,忽然问:“来了之后还是觉得能在这里呆住两个月?”

“能啊能啊。”黄少天说:“再多两个月也能。”

之后的假期他过得悠闲惬意,白天出去玩,晚上就回来跟喻文州聊天。旅店里果然再没有住进来别的客人,一整日一整夜都只有他们两个,像是在与世隔绝的温柔世界里独处,推开门就能听见风与海的声音,回过头就能看见有谁在。

他清楚地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慢慢地生长起来了,在望见喻文州的微笑、看见他修长的手指、或者说是只跟他什么也不做,单纯地聊着天的时候。

几乎快要开出花来。

 

不过时间也总是在一天天地过去,手里的沙子从来握不住。黄少天发现自己开始进行假期倒数,心里有种微妙的舍不得。

某天他坐在会客区和喻文州聊天的时候突发奇想:“唉我说像这种旅游景点之类的地方不都是该有什么传奇故事的吗?怎么我来也挺久了一个都没听过?”

 “海的话没什么故事。”喻文州想了下:“不然我给你现编一个?”

“现编的不要。”黄少天说:“说起来是不是你们开客栈的都有这种特殊技能,随便找个景点就张嘴就来把人唬得一愣一愣?”

“那不是导游干的活吗。”喻文州笑一下:“不过我们这边不走很久很久以前风,走抒情文艺风的。”

“你今天去贝壳滩那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天上的星星碎了满地,所以就有了这样的沙滩这种话?”

“哎呦我去,我说听着一点真情实感都没有呢,果然是旅游景点标配。”黄少天拍了一下大腿,忽然又问:“还有几天呢……我自己找的地方都玩过了,你还有没有什么推荐?”

拜他每日的写作晚间谈天读作行程汇报所赐,喻文州对他的行程了如指掌,他慢慢地想了一会儿:“东边还有片情人崖,不过路有点难走又偏,旺季的时候也没什么人去。”

“但是从那里看见的海最好看,距离远了点,但是能看见漫长的海岸线——”他笑了下:“看着的话,就总感觉在那条海岸线的尽头会遇见谁一样。”

在黄少天目瞪口呆之前他自己先笑出声来:“这也是标配,那时候情人崖想开发,配的就是这广告词,但是路不好修,到了下面车子开不过去只能靠走,渐渐就没人去了。”

“那就去那里。”黄少天说:“我喜欢人少点的地方。”

“对了你不是说那里不好找……?”他望着喻文州又问:“你帮我找个人之类的带下路?我可以自己上去。”

“不用。”喻文州想了下 “那就一起去吧。”

 “锁门就是了,再说现在这里除了你,也没有别的客人。”

 

转天他们一大早就出发,等回来的时候已经暮色四野。黄少天一路赞着喻文州说果然是好地方说着这地方不开发可惜了,然后转念一想又说,不过要是真的彻底开发的话,肯定好多东西现在就已经看不见了吧。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喻文州最后这么说着,然后他忽然又问:“你是不是大后天的飞机?”

忽然被他提醒了这件事的黄少天点了点头,忽然之间什么话也不想说。

“少天喜欢这吗?”他又笑着问:“当我做问卷调查吧。”

“喜欢。”他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蓝雨呢。”

黄少天笑起来:“特别喜欢。”

 

就这么说着说着已经又一路到了旅馆跟前,黄少天回屋放了背包出来,喻文州也已经整理好了,正在客台那边找东西,他坐在会客区那里,正好能看见那个人所在的全部区域。

世界上的相遇有很多很多种。

有萍水相逢天明各路,也有猝不及防倾盖如故。

他望着温暖的灯光,灯光下喻文州似乎正看着手中茶包的说明,睫毛在眼下投落浅淡到模糊不清的影子。

一时间世界都安静。

他听不见外面的海浪,却觉得自己心里的某处地方翻起浪花。

“少天想什么?“喻文州端着茶杯走过来,现在他们已经如同熟稔的老友般互相称呼彼此的名字。黄少天接过他手里的茶杯,想摇摇头,却又觉得嗓子眼里梗着不能不说的话。

“喻文州。”他认认真真地看着他:“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喻文州闻言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摇了摇头,眼睛里的笑意像是从海玻璃材质的瓶子中流淌出来的月色。

“我不信。”

黄少天闻言也笑起来:“真巧,我也不信。”

这世界上哪里来那么多一见钟情,能轻易喜欢上的一定也能轻易忘记,时间打磨过的才最真实。

他不是从第一天开始就这样的。

遇见喻文州只是开始。

而这其中的过程难以为外人言语。

两个月或许不算长,但是他向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差不多也足够了。

 

他走的那天,就好像来的时候一样。

喻文州一路把他送到梧桐大道那个公交站,然后开玩笑地提醒他注意钱包。

“以后我还会再来玩的。”他背着背包认真地说。

“好。”喻文州笑笑,然后又说:“找个热闹点的时间吗?”

“不,应该还是冷点的时候。”

“最好还是就我们两个。”

喻文州闻言又望着他,良久眉眼一弯,露出那种初次见面时的微笑来。

“好。”他轻声这么说。

 

他坐在车上,看着相处了两个月的风景一路远去,喻文州好像还站在那儿,但是渐渐地似乎也看不见了。

忽然之间感受到了一种几乎要涨破血管的温柔酸楚。

很多事情来得猝不及防,但大抵都是在相遇之后,在别离之前。

他飞回去的飞机晚上八点钟落,开机后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说我到家了。

对面可能又在忙,很久一个^_^的符号回过来。

然后跟着又进来一条。

——刚才按错发送了,欢迎回家,早点休息。

这举欢迎回家说得实在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是黄少天却感觉心里十分受用。

 

回去就开始忙项目收尾工作,然后好像不知不觉就到了年会的时候。

整个公司热闹完,他们组自己又去续摊喝酒,喝着喝着玩起真心话大冒险,这也算是他们组里的标配,毕竟彼此之间都关系好,出个糗什么的那是无所谓。

黄少天今天手气好,十几轮下来都没抽到鬼牌,倒是哈哈哈哈地坑了别人不少回。牌堆又转到面前的时候他一边念着年会运气好肯定下一整年都运气好一边用力一抽,看到牌面就脱口而出一声卧槽。

“哈哈哈哈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群众纷纷表示喜闻乐见。

“黄少来吧?”主持游戏的女同事同样喜闻乐见地看着他:“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黄少天想了下刚才的所作所为,觉得自己要选大冒险的话肯定要被这群损友玩死:“真心话吧。”

放着各种奇怪问题的小箱子被推到他面前,他随手摸出一个,还没来得及打开,就被人拿了过去。

“哎呀这个问题……”那姑娘展开纸条,不由得笑着看了黄少天一眼,眼神里让黄少天感受到了某种微妙而期待的东西。

“虽然觉得好像太便宜黄少了,不过大家先凑合一下啊下次黄少抽到鬼牌我们再来劲爆的。”

听对方这么说,他刚想把纸条拿回来看,却又被人一反手躲开了。

“黄少你经历过的最浪漫的事是什么?”那女同事望着纸条,满眼里都写着求八卦。

他勾起嘴角来。

“不能说啊说了你们都太羡慕嫉妒恨怎么办?”他舒舒服服地往沙发靠背上一靠,眉目里都是那种得意而满足的笑容:“不然我喝三杯?”

“唯独你没有喝酒的机会!”刚才被他坑出来不少小时候糗事的同事起哄。

“那算了,我可是为你们好。”他说。

“大海和临海的客栈——只有我们两个人,每天的生活都没有变化,但是却又好像每天都是新的。”

所有人都被他这句话震惊了,良久才有人闹起来说黄少天你什么时候得文艺病了要不要帮你打120,黄少天不甘示弱地用嘴炮把对方回击得生不如死,忽然之间有人坐到他身边来,方才抽到小纸条的女同事歪着头看他说。

“是喜欢的人吧黄少。”

“是啊。”他大大方方地承认,然后又眼睛一眯:“是不是觉得自己失恋了?没关系我肩膀借你。”

“快借别人去吧。”他们这群人都是开惯了玩笑的,那同事瞥了他一眼,忽然又喊起来:“哎黄少招了是他喜欢的人啊,大家快逼供!”

然后他被每个人都灌了三杯。

 

等到闹闹哄哄的酒会终于结束,他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快十二点,今天虽然说是喝了不少,不过对他来说还是不算什么。黄少天扯开领带,把自己扔进沙发里,忽然之间就觉得全身无力地瘫软下来,像是被水托着,又像是在空气中漂浮。

脑子里有微醺的酒意,温柔地化作谁的笑意真疼。

他闭着眼睛仰在自己的屋子里,黑暗的寂静中仿佛能听见海浪的声音。

“喂?”

等听到喻文州的声音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拨通了电话,黄少天没所谓地笑笑,把手机夹在耳朵旁边。

“没事,今天喝的有点多,可能手滑了。”

“你小心点啊。”隔着电波传来他熟悉的声音:“好好睡一觉,小心明天起来头痛。”

“行吧行吧我这就洗个澡去,挂了啊。”

说完他就按掉了电话,感觉好像不能再多听一句。

他刚刚在一大堆不认识喻文州的同事好友面前承认了他喜欢喻文州,那感觉简直像是昭告天下的暗恋。而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眼前要走的路全是雾气,但是无论如何,也想走看看。

手中握着的手机忽然又震动起来。

是喻文州发了短信过来。

——临睡前短信我一下,喝了酒洗澡不太放心。

 

生活似乎又恢复平常的样子,朝九晚五地赶过行色匆匆的人群,神对手和猪队友都遇到过,加班加到半夜三点,喝杯咖啡继续战。和喻文州的联系一直没断过,不算密切,但是也每天都会说上那么两句,喻文州有时候也会跟他抱怨最近客人有点多,他说哪有开店的嫌生意好的,然后对方就又说,人多了就觉得有点忙不过来。

——慢慢来呗。

他笑着在键盘上敲下这四个字,电脑屏幕和晕黄的灯光笼罩出一片温柔的明灭。

 

黄少天再度背起背包去旅行,是在那年的八月。

过了最旺季的时候,夏天却还没到尾声。

他一路握着钱包坐到梧桐大道站,然后拦了辆出租车说要去蓝雨,心跑的比四个轮子还快,去年他见过的好多东西今年已经变了,但是远远地看见蓝雨门口挂着的那个海锚的时候,忽然间又觉得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

他付了车费下车,上午的时候旅店里的人应该都出去玩了,所以安静的程度倒是和他记忆里没什么区别。黄少天隔着玻璃门看了一会儿,忽然推门进去,门口挂着的风铃叮叮当当响起来,正在客台里做着什么事的喻文州抬起头,见到是他,眼中掠过一丝惊讶的神色。

不过那种神态随即又变成本应如此的了然,黄少天迎着他的目光走过去,靠在客台前面,手指笃笃地敲着实木的台边,眼睛里的笑意明亮得像是要飞起来一样:“喻老板,开间房?”

“不是说找个安静的时间来吗?”喻文州没回他的话,反倒这么问着。

“现在旺季可还没结束。”

“其实无所谓啊。”黄少天耸了耸肩,门口的风铃忽然又叮铃铃地响起来,有旅客进来问还有没有房,喻文州露出个有些抱歉的微笑来挥了挥手,那个人倒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背着包去找下一家了。

等他目光转回来,黄少天才把刚才的那句话说完。

“毕竟一看到你,就觉得心里哪块地方安静了。”

然后没等喻文州回话,他就又笑:“说起来喻老板,你们蓝雨没房了啊?那没办法了我去找个别家——”

“其实有的。”喻文州拉开抽屉取出串钥匙来,漂亮的小贝壳在钥匙环上滴溜溜地发着光,还是那年他从海边捡到、串上去的那个:“不过需要和别人挤一下,不知道客人您介不介意?”

他话刚说完黄少天就把他手上的钥匙抢了,一路拖着行李往里走。喻文州站在客台里没有动,一路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目。

这里的夏天,在此刻才真正到来了。

 

 

 

 

 

-END-


评论(34)
热度(598)
© 海月虚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