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手速低 | 爽了就写拒绝催坑 | 老梗爱好委员会会员 | 喻黄喻不拆

【喻黄】忽雪(END)

【看我,我补过档了,嚎叫】

·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的ABO。

·本来无所事事搞突发结果突然加班害得不能下班前发只能回来卡点系列。

·和诸位腊八快乐吃点好的系列><


喻文州接到黄少天的电话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半,他刚整理完几份文件,正想抬头看看天气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半分钟后喻文州从座位上站起身,徐景熙有些讶异地看他。

“有点事,早退一下。”他笑了笑,“今天没什么工作,如果忽然有问题的话打我电话。”

然后徐景熙就看着他快步出了办公室。

黄少天的电话其实很简单,言简意赅完全不像他平日里的风格。

——“我请了个假你来接我呗忽然提前了。”

咔嚓一声挂断电话,再多说一点话就受不了了似的,至于到底是什么提前了,当然不用问。

电梯里的同僚们难得看见喻总有点心急火燎的意思,他有点赶时间,连礼貌的微笑都比平时敷衍了半分。

电梯一路降到地下停车场,喻文州开上地面的时候才发现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雪,地面上积了薄薄的一层,车前窗的视线有些朦胧,街旁的人们行色匆匆。

 

路他当然熟,一路把油门踩到交规能容忍的最大限度。刚拐过黄少天公司前头的那个路口他几乎就已经命中了某个身影——果然又跑出来了,喻文州在心里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黄少天似乎也看见了他,加快脚步向路边走来,喻文州刚踩了刹车,还没把车停稳他就已经拉开车门坐了上来,终于放松一样叹了一口气。

抑制剂应该是已经吃过了,并没有多少信息素溢出来——但是作为他的Alpha,喻文州还是能察觉到某些东西,鲜明又隐秘,像是刚刚榨出来的果汁,一点一点地滴在杯子里,

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忍的,黄少天鼻头眼角都有点发红,他把车内的暖气稍微调大了一点,那个人眉梢有些许的放松。

“安全带。”他发动车子,简短地提醒。

黄少天心不甘情不愿地伸手到座位后面去摸,咔哒一声按上搭扣又撇了撇嘴。

不是不想接吻——喻文州在心里暗自叹息——但他还是只能把车开上转往两人家的路,黄少天拉开了外套的拉链靠在座位里,有些躁动不安,喻文州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把自己的信息素放出来一点。

薄薄的沉水香味道在狭小的车内空间飘散开来,黄少天的眉头一瞬间蹙紧,而后慢慢地放松下来,谨慎地吞了口口水。


【咕噜·补档】




评论(116)
热度(986)
© 海月虚空 | Powered by LOFTER